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淫贼弄女侠
淫贼弄女侠

淫贼弄女侠

为追赶江湖上的采花淫贼,女侠纪菲菲单身奔赴杭州,这一日,看看前方已快到杭州城了,纪菲菲不由得加紧了脚步。突然,前方传来一阵喝骂之声,只见前方的小路上跌跌撞撞的跑来一个书生,帽子跑丢了,披散着头发,衣服也被刮的破破烂烂的了,一边跑还一边大喊「救命啊,救命啊,抢钱了,杀人了……」。那书生远远的看见纪菲菲身背长剑,忙大喊道「大侠救命啊,大侠。」纪菲菲为行走方便,近几日已换上了男装,因此才被误认为男人。

  只见那书生的后面有几个提刀的汉子紧紧追赶,眼看已追上那书生。纪菲菲身形移动,挡在书生的面前,那几个人也不答话,举刀就砍,却哪里是纪菲菲的对手,只三两下就被打倒了几个,领头的那个一看势头不妙,一声呼哨,转眼间就逃之夭夭了。

  「大侠,多谢大侠的救命之恩,愚兄这边有礼了。」说着那书生已是弯腰一辑。

  「唉,先生多礼了。」纪菲菲伸手搀住那书生。

  「这天色已快黑了,不知大侠要往哪里去啊?」「啊,我要到前面的杭州城住宿一宿。」「那正好,大侠,我家就在前面不远,现在天已经黑了,大侠如不嫌弃,不如到我家暂住一宿。」说着已是拉住纪菲菲的双手。

  纪菲菲下意识的挣了一下,见那书生盛情难却,又见他大侠大侠的叫个不停,却连男女都分不清,心中不再怀疑,满口应承着跟着那书生走了。

  纪菲菲随着那书生来到家中,只见一个小院落中有几间草房,屋内也是乾净整洁,正中摆着一个佛龛,几柱香还散发着袅袅的余香。

  「大侠快快请坐,喝点水,休息一下。」也不理会纪菲菲的阻拦,转身烧水去了。

  不一会儿,那书生端来一碗茶水,「大侠,快解解渴吧。」纪菲菲走了一天,也真是渴了,一口酒喝掉了大半碗,「这,这里就你一个人吗?」「啊,我和我妈妈住在这里。」书生答道。

  「啊,那么令堂在哪里呢?带我去见见。」说着纪菲菲就要站起来,却觉得一阵眩晕,一屁股坐到椅子上。

  「啊!大侠,你真么啦?不舒服吗?」

  「啊,没事,有点头晕。啊,对了,还没请教先生大名哪」那书生诡异的一笑,「在下南宫流。」「什么?」纪菲菲一惊,「南宫流?」

  「在下玉面书生南宫流。」

  「玉面书生南宫流!」纪菲菲大吃一惊,难道他就是那个和云坚齐名的南宫流,江湖中有名的淫贼。却见那书生在点头淫笑。

  纪菲菲拔出长剑,挥剑当胸刺去,却觉得浑身没有一丝气力,出剑自然也是很慢。南宫流动也不动,伸出两根手指轻轻一挟,纪菲菲的长剑就被挟住了,纪菲菲香怀中一带,那宝剑却是纹丝不动。

  「哈哈,纪菲菲,你中了我的散功迷香,内力已是丝毫提不起来,你的一身武功也就白费了,你现在的力气,只怕连一个弱女子也不如了。那日夜晚,你坏我好事,要不是我跑得快,早已命丧在你剑下,今天你落在我的手上,嘿嘿……」说着两指一松,纪菲菲正用力向后拽剑,突然力道一失,再也站立不住,扑通一声摔倒在地,手中宝剑也是「呛啷啷」的摔了出去。纪菲菲爬起来踉踉跄跄的跑向门口,南宫流顺手跑出手中的茶碗,正打中纪菲菲腿部的环跳穴,纪菲菲再一次摔倒,她挣扎着想站起来,门外却走进来一个人,一只脚牢牢踩住纪菲菲粉嫩修长的脖颈,使得她一边脸紧贴在冰凉的地上。

  一个尖细的声音响起,「纪菲菲,纪女侠,上一次看了你雪白完美的身体,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和容王在那里风流快活,害得我日夜相思,今天你终於落到我的手中了,哈哈……」「云坚!竟然是云坚!」纪菲菲心里充满了恐惧和不安,绝望的闭上眼睛,陷入了无边的黑暗。

  随着一阵裂帛之声,纪菲菲白皙完美的赤裸身躯落到了两个淫贼的手中,尽 管她拚命挣扎,但无奈一丝内力也提不起来,一个柔弱的女子又怎能抵的过两个 大男人,两个会武功的淫贼。   「你们……放开我……不要啊……放开我……」   「她很不老实,老兄你有什么办法吗?」南宫流微笑着看着云坚,手却不停 地柔捏着纪菲菲那娇嫩坚挺的乳房。   「这个你放心,看我的,我早就准备好了。」说着两个人将纪菲菲拖进了旁 边的屋内。   屋内立了几根柱子,离地不高的的地方有两根横樑。   纪菲菲拚命的挣扎,「放开我……不……你们……干什么……」无奈身体里 却一点力气也没有,微弱的挣扎在两个男人看来就像是撒娇。   「云兄,你这是耍的什么把戏啊?」   「哈哈,一会儿你就知道了,来,帮帮忙。」   二人将纪菲菲的腰担在后面的横樑上用皮带绑住,又将纪菲菲双臂平伸,手 腕被绑在前面的横樑下,双腿也被分开跪在地下,腿弯也被皮带固定在地上。纪 菲菲的身体再也不能动弹半分,撅起雪白的大屁股,淒惨万分。   「你……你们……放开我……干什么……放开我……」   「哈哈,纪女侠,今天我让你见见我的手段,嘿嘿……」云坚说完一阵淫笑, 从怀中掏出一个漏斗来,在纪菲菲的面前一晃,绕到她的身后,纪菲菲正在纳闷 他要干什么,猛地觉得自己肥嫩的臀肉被两面分开,一缕凉风掠过粉嫩的菊肛。   「南宫兄,见过这么好的屁眼吗?圆润精巧,玉门紧凑,极品哪。」   「哈哈,云兄,这是你喜欢的,一会儿就归你了,我还是喜欢下面的这个, 哈哈……」南宫流哈哈大笑着摸了摸纪菲菲的小穴。   

听得两个淫贼分享自己的身体,自己最隐秘的器官暴露在二人面前,一股悲 愤涌上心头,「你们……淫贼……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做鬼?你要相死也没那么容易,你以为你死了就会一了百了吗?你错了, 你死了,我们会把你这光溜溜的纪女侠挂在城头,写上这是雪山神尼的徒弟,看 那老尼古今后还有何面目行走江湖,哼……」   听得自己死后也难逃一辱,纪菲菲悲上心头,「你们……无耻……」   「无耻?嘿嘿……我们再无耻,也没有像你纪女侠一样,脱光衣服光溜溜的 趴在这里,等着让人让人来操你,啊……哈哈……」   听倒两人的嘲笑,纪菲菲羞辱的闭起双眼。突然觉得一个粗大的物体插进了 自己的屁眼,直肠内传来憋闷涨痛的感觉。「啊……」纪菲菲淒惨的大叫,「你 们……拿出去啊……干什么……啊……」,纪菲菲雪白的大屁股上已是多了一个 黝黑的漏斗。   「哈哈……云兄,你好有办法啊。」   「这算什么?还有更新鲜的,是不是啊,纪女侠。」说着云坚戏虐的掐了一 把纪菲菲肥嫩的屁股,两个人哈哈大笑起来。忍受着二人的戏虐和嘲笑,纪菲菲 的眼泪忍不住扑簌簌的落下。   「她哭了,这闻名江湖的幻影神剑竟然哭了。」南宫流指着纪菲菲说道。   「哼,她哭的时候还多着呢。」云坚说着端起一瓢凉水,向里撒了些粉末。   「云兄,这些是什么?」   「这是洗肠粉,把这个给她灌下去,把肠子洗乾净,这样操起来才顺滑柔软。」   「云兄果然是高啊,小弟佩服,佩服。」   听见云坚要将凉水灌进自己的屁眼,纪菲菲拚命的摇晃着脑袋,「不……不 要啊……啊……」却觉得一股冰凉的液体灌进了自己的体内。   随着「咕噜」「咕噜」的响声,一瓢凉水灌进了纪菲菲的体内,「哈哈,想 不到纪女侠的屁股这么大,看来一瓢水喂不饱啊。」说着又端起一瓢凉水,倒进 了黝黑的漏斗。   「不要……啊……放开我……啊……呜……」   看看纪菲菲的肚子里已经装满了水,云坚拔出了塞在纪菲菲屁眼上的漏斗, 纪菲菲觉得一阵轻松,刚要收缩一下被撑的涨痛的屁眼,云坚却又掏出一个木塞 塞住了纪菲菲的屁眼。   「啊……呜……拿开啊……呜……」再一次憋闷的感觉令得纪菲菲大叫起来, 原本瓷白平坦的小腹也变得鼓鼓的。   

纪菲菲只觉得肚子里咕噜咕噜的乱叫,肠子内好像翻江倒海一般,大便的感 觉也是越来越强烈,肚子也是越来越疼痛。   「放开我……啊……快放开我……淫贼……啊……」   「放开你?干什么啊?你说啊,说了就放开你,哈哈……」云坚和南宫流放 肆的大笑。   渐渐的,纪菲菲雪白的身子佈满了细密的汗珠,双拳紧紧握住,小腿尽量向 上翘起,一双玉足绷的很紧,足尖向内蜷曲,抵禦着肚腹内越来越强的便意。纪 菲菲觉得肚子实在太疼了,只有用力收缩着屁眼,紧紧挟着屁眼上的木塞。   「放开我……快啊……呜……呜……」纪菲菲已禁不住哭出声来。

  「放开我……呜……求你们了……放开我……」   「放开你?你要干什么?啊?说啊,嘿嘿……」   「啊……不……啊……」纪菲菲无奈的摇晃着脑袋,南宫流突然蹲下来揪住 了纪菲菲粉红的乳头,而云坚却猛地一顶她的小腹。   「啊……呜……」肉体上的刺激令得纪菲菲再也忍不住,「放开我……我… …我……啊……我要大便……啊……呜……」   「哈哈……纪女侠要大便了,不过,你就便到这里吧,哈哈……」说着云坚 一把拔出赛住她屁眼的木塞,顺手搔了一下纪菲菲的腋下。   「啊……」纪菲菲腋下被搔,身体一抖,放松了紧绷的肌肉,黄褐色的大便 喷涌而出,「啊……不要啊……不要看……呜……啊……」被沖洗乾净的纪菲菲 又被两个淫贼挟了回来,身体再也无力挣动,甚至连开口的力气都没有,紧闭双 眼,等待着更大的凌辱。   纪菲菲被一把扔到床上,南宫流抓住她的一个足踝一拉,纪菲菲的大腿只是 微微得动了一下,任由自己娇嫩的肉缝暴露在淫贼的面前。

  「南宫兄,我说她是个淫荡的侠女吧,你看,这里已是淫水氾滥了。」说着 用指尖掐了一下纪菲菲的阴蒂。「啊……」纪菲菲雪白娇弱的身子一抖,直感觉 阴部已经湿了,「啊……难道我真的是一个淫荡的女人吗?竟然被这两个卑鄙龌 龊的淫贼玩弄成这样,啊……简直,太无耻了。」她却不知,南宫流的散功迷香 中含有春药,而云坚在灌肠时也夹杂了一些春药,加之刚才二人在为纪菲菲沖洗 身子的时候也是上下其手,敏感的身体早已不堪重负了。   南宫流见一个娇滴滴的美女充满诱惑的躺在面前,再也忍不住,三把两把脱 光了自己的衣服,将纪菲菲拦腰抱起,劈开她雪白的的大腿,放在自己腿上,将 一只坚挺的巨炮对准纪菲菲柔嫩的小穴,口中说道,「云兄,小弟可不客气了。」   腰一挺,拉住纪菲菲向下一按,巨炮已没入纪菲菲的小穴内。   「啊……」纪菲菲摇着头,双手向外推着南宫流的身子,感觉在南宫流身上 却好似抚摸一般。「啊……」纪菲菲娇嫩的乳头被身后环过来的一双手握住,云 坚的阳具也抵住纪菲菲的菊肛,「不……啊……不要啊……」纪菲菲已感觉到了 来自背后的威胁,挣扎剧烈起来,却哪里抵得过两个淫贼的力气。   「啊……」纪菲菲一声惨叫,菊肛内传来撕裂般的疼痛,一阵憋闷的感觉直 沖大脑,纪菲菲不由得张大了嘴,却被南宫流的臭嘴堵住,「呜……呜……」纪 菲菲雪白的娇躯在男人们的抽动下上下颠簸,胸前的双峰在欢快的跳跃,凌乱的 长发在空中挥舞,口中发出屈辱却又略带愉悦的声音,形成一幅淫糜的图画。

  贱人,给我爬过来。」南宫流望着缩在墙角里瑟瑟发抖的纪菲菲。   几天来,纪菲菲受尽了非人的折磨。自从落入二人的魔掌后,纪菲菲的身上 再也未着过寸缕,每日赤身裸体的被二人奸污,更可怕的是那云坚却偏偏喜欢后 庭,每次都要给她灌肠,然后强暴她的菊肛,直插得纪菲菲肛门红肿,两条腿都 不敢合到一处。

  「贱人,你再不爬过来,老子让你尝尝这个的味道,」说着晃了一下手中的 漏斗,「再将你光溜溜的拖到大街上去,让满杭州城的人看看闻名江湖的幻影神 剑是如何排便的。」今日一早,云坚说出去散散心,南宫流自然不会放过单独凌 辱纪菲菲的机会。   「不……不……」纪菲菲已是怕极了南宫流手中那黝黑的家伙,又听说要将 她拖到大街上,再也不敢怠慢,四肢着地,摇摆着雪白的大屁股,慢慢的爬到南 宫流的面前。   「贱人,快把鞋给我脱了。」纪菲菲抬起一只手,刚要伸向南宫流的鞋子, 「啪」一声响亮的耳光,「贱人,谁让你用手了,用嘴。」   「这……」纪菲菲稍一犹豫,南宫流一脚将纪菲菲踢翻,抄起一根藤条,打 向纪菲菲雪白柔嫩的屁股和大腿根部,「啊……饶了我吧……啊……我再也不敢 了……啊……」纪菲菲没有内功护体,雪白的肌肤上瞬间起了几道鲜红的血印, 疼的满地打滚,痛苦的哀求。   南宫流气呼呼的扔掉藤条,坐到椅子上,将一只脚伸到纪菲菲的面前,「爬 起来,贱人,给老爷我脱鞋。」纪菲菲艰难的爬起来,四肢着地,张开娇艳的双唇,咬住南宫流的鞋子脱了 下来,一股刺鼻的酸臭味扑面而来,纪菲菲被熏得将脸扭向一边,「诺,还有袜 子。」   「什么?」纪菲菲内心一震,却再也不敢有所表示,乖乖得扭过头来,用嘴 叼下南宫流的袜子。

  「还有这只。」南宫流将另一只脚伸到纪菲菲的面前,脱下鞋袜的那只脚却 伸向纪菲菲的胸前,脚趾把玩着纪菲菲娇嫩的乳头。   「来,贱人,给老子把脚舔干净。」纪菲菲五脏六腑一阵作呕,却也无奈的 张开小嘴,伸出灵巧的舌头,清洗着南宫流那令人作呕的臭脚,内心一阵酸楚, 眼泪再也抑制不住的淌满了俏丽的面颊。

  「好啊,你老兄趁我不在,竟然偷偷的一个人玩这个贱货。」身后传来云坚 那尖细的声音。   听见这声音,纪菲菲仿佛看到了魔鬼,雪白的娇躯瑟瑟发抖,口中却不敢怠 慢,更加卖力的舔吸着南宫流的臭脚。   「哈……」南宫流狂笑声中褪下长裤,露出那昂首翘立的冲天巨炮,「来, 给老子好好弄弄。」几天来,纪菲菲已经渐渐习惯了淫辱,不再有任何的抵抗和幻想,两只纤纤 玉手握住了黝黑的阳具,张开娇艳的双唇,含住了黝黑的阳具,慢慢的吞吐。   「呜……」纪菲菲娇媚的脸上蹙起双眉,身后的云坚已将阳具塞满了纪菲菲 娇嫩的小穴,几天来,纪菲菲的身体在淫药的刺激和淫贼的调教之下已变得非常 敏感,尽管有非常的不满,但她的身体已充满了性欲。纪菲菲的身体前后摆动, 饱满坚挺的乳房在身下无奈的摇晃,前后的两个小嘴大张着,迎接着两个阳具的 抽插。

  「呜……呜……」两股滚烫的精液射进了纪菲菲的体内。

  【完】